公司新聞/PRODUCTS

聯系我們/CONTACT US

聯系人:姬經理
手機:15806622658
電話:0531-68658592
郵箱:892965742@qq.com
官網:www.kmalloy.com
地址:濟南市歷城區開源路北首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公司新聞

莆田高速路政:防撞桶無防撞作用,中央防護欄成奪命殺手

時間:最新 來源:億安交通設施有限公司 打印本文

 2018年8月20日下午2點多鐘,工作和居住在廈門的丁女士結束了福州的探親之旅,駕駛車牌號為閩DP3B96的進口大眾小型越野客車欲返回廈門。同車隨行的有丁女士的表弟媳婦鄭女士,以及丁女士的一男一女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小衡和小婷。路上,丁女士如往常一樣以每小時90-100公里的勻速小心謹慎的駕駛著愛車,但危險卻在不知不覺中悄然而至。


撞上防撞桶,沖向高速公路防護欄,卻導致兩死一傷

16時47分,丁女士駕車沿沈海高速(上行)行駛至2145km+600m路段時,丁女士的越野車撞到雙向車道中央隔離帶設置的防撞桶后而沖向高速公路防護欄,匪夷所思的是防護欄的連接彎頭在撞擊中驟然變形,皺褶成如錐三角一樣的形狀,如同一把鋒利的匕首,徑直經車頭右側插入車轎廂內,貫穿車尾。


圖:事故現場,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提供。

駕駛車輛的丁女士除了受到驚嚇之外身體并沒有受傷,然而車內乘員中,丁女士的弟媳鄭女士在撞擊中當場罹難;丁女士的4歲幼女小婷受撞擊重傷昏迷不醒;丁女士乘坐在副駕駛座位的12歲男孩小衡遭撞擊重傷后被牢牢的卡在護欄邊不得動彈,幾次昏迷。在現場交警、消防及路政人員的幫助下,受重傷的小婷和小衡兄妹倆被莆田華僑醫院120醫護人員送往莆田學院附屬醫院急救,并于次日轉至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救治。但遺憾的是,由于傷勢過于嚴重,4歲幼女小婷最終搶救無效,宣告不治;12歲的男孩小衡經救治雖然保住一命,但身體內臟多處受創,除了摘除一只腎臟之外,面部遭受嚴重毀容。


圖:事故現場,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提供。

“我也搞不懂為什么就撞上防護欄,為什么車輛被護欄穿透,防護欄就像一把劍一樣,造成副駕那一側人員死傷慘重而駕駛員一側人員毫發無損?也就是那么1秒的時間”。

驟然間發生的慘禍,使丁女士如同掉入噩夢般的深淵。面對交警的詢問,悲痛欲絕的她也無法厘清當時撞車的原因。在事故現場,受理事故并現場勘查的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一大隊交警當場對丁女士進行酒精呼氣測試,結果顯示呼氣酒精含量為:0mg/100ml.也就是說,事故發生前丁女士并沒有喝酒,不屬于酒駕事故。而且,根據丁女士所提交的駕駛證及網上對其查詢的信息表明:丁女士已取得C1型駕駛資格,年審狀態均顯示正常,無違法違章不良信息記錄。事后,高速交警部門根據高速公路時速測試記錄及路面監控畫面的綜合研判認為,丁女士事故時駕駛車輛的時速在111-116公里/小時之間,并沒有超出120公里/小時的限速規定。那么,丁女士在駕駛越野車過程中,出事的那一秒鐘究竟發生了什么?撞擊高速路防護欄之后為何又造成如此重大的人員傷亡的事故?由于丁女士的車上沒有安裝車載監控攝像,沒有可供考證的任何信息,現場只有肇事的車輛及損毀防護欄等作為事故研判的主要物證和重要依據。一切有待于處理交通事故的高速公路交警的取證調查了。

車主質疑:高速公里防撞桶和防護欄應具有保護功能,怎會奪人性命?

一秒之間,天人兩隔。丁女士同家人一道強忍著悲痛處理完死者的后事之后,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我想是不是因為導航的手機沒有電,想給手機插上電源的原因,但也無法確定” 。事后,丁女士竭力的尋找事故發生前的記憶碎片,覺得自己那天駕駛速度和操作如同往常一樣,并沒有不當之處;當時手機沒有電,也是副駕駛座的孩子小衡幫助插充電插頭的,自己并沒有分手。而小衡也正是因為幫助給手機插電源線而在撞擊的時候避免了防護欄的正面撞擊,僥幸撿回了一條命。但那致命的一秒鐘究竟是如何發生的,至今丁女士還恍若夢中,一點頭緒都沒有。“高速公里防護欄應該具有防護功能的,怎么會奪人性命呢?”對于插入車身內并造成傷亡的防護欄,丁女士和其家人提出了質疑。這樣的質疑不僅是基于對防護欄的膚淺的認知和想當然,更重要的是在事故發生后的現場,丁女士隱約聽到一個現場工作人員說起防護欄的質量有問題,“就聽到說,這樣的護欄不出問題才怪呢”。至于是誰說的,丁女士講由于當時現場人員較多,有消防的,有交警的,有路政的還有120急救中心的人,她并沒有注意是誰說了這句話,也就是這句話,讓無法接受親人罹難的丁女士,事后對造成事故的前因后果有了執著的認真,畢竟二死一傷的代價太大了,為人處世一向都小心謹慎的她無法也不敢承擔這樣的責任。查清事故的真相,一切只有等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一大隊交警的勘驗報告出來了。

按照交警的交通事故案件處理流程,必須對死傷者的傷亡原因進行司法鑒定。在事故發生后,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一大隊委托福建閩中司法鑒定所實施司法鑒定。9月26日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一大隊向丁女士出具了第353201120180000009號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裁定這起交通事故為丁女士未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的違法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之規定,是引發本事故的根本原因,認定丁女士負事故全部責任。同時也出具了福建閩中司法鑒定所出具的死亡原因司法鑒定書。

丁女士和家人對交警方面做出的事故責任認定及提供的司法鑒定提出異議,認為:《責任認定書》中只是簡單的描述案發過程、傷亡情況及對事故責任認定的法律法規條款的援引,并沒有對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做科學的分析。即,沒有標附事故現場勘查圖、沒有事故現場圖片、沒有事故車輛撞擊的物理分析和鑒定,甚至連車輛撞擊時的現場痕跡說明、時速鑒定都沒有;更讓丁女士及家人感到無法接受的是交警所提供的《死亡原因司法鑒定書》中只對死傷者造成的傷亡部位進行描述說明,至于造成傷害的外力原因及受何種物件作用等說明,鑒定書中只字未提。

再次質疑: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有意回避或忽略防撞桶和防護欄的質量問題

“我承認我作為駕駛員對事故的發生應當負主要責任,但交警至少要讓我知道事故發生時人員傷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丁女士表示對交警的事故認定書她無法接受,認為太簡單、草率也不嚴謹科學。丁女士說事故發生后,她強忍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和愧疚,開始了解并注意收集有關高速公路車輛交通事故的案例及有關方面的知識。因此在事故發生后不久,丁女士便向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一大隊提出索要事故現場照片、錄像、物證情況等資料的請求,并提出要對事故現場高速公路同肇事車輛接觸并致人死亡的中央防護欄碎片等重要物證進行封存時,經辦交警卻以種種原因拒絕或搪塞丁女士;此次交警卻出具如此簡單且草率的事故責任認定書及死亡原因鑒定書,特別是這兩份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都對高速公路防護欄在事故中的作用給予回避或忽略,這是丁女士無論如何所不能接受的。2018年9月28日,丁女士向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提出行政復議請求。

丁女士在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復核申請書》中提出了復核申請的理由:

一、 認定書以申請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認定申請人應負事故全部責任,是明顯錯誤的。

1、《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機動車駕駛人應當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規定,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該規定是倡導性規范,《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等法律均無違反該倡導性規范應負的法律責任或處罰條款。該規范只能對條款有爭議時作為解釋的參照依據,不能作為處罰或判定責任的依據。

2、本事故中申請人所駕駛的小型越野客車性能有效、車循規蹈矩行駛,無任何違反車輛操作規范的行為,而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一大隊無任何證據證明申請人在事故中駕駛小型越野客車中具體哪個行為屬于不按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或者不文明駕駛。故認定書認為申請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無事實依據。

二、本案事故的發生還存在高速公路防撞設施不合格的情形,該情形也是發生事故的主要原因,而對高速公路防撞設施具有養護義務的個人或組織,也應當對事故的發生承擔法律責任。

1、申請人在駕駛車輛發生事故前是先行撞到雙向車道中央隔離帶設置的防撞桶后而沖到高速公路護欄,從而導致人員傷亡事故的發生,也就是說,如果申請人在行駛過程中打轉方向盤未撞到防撞桶或者防撞桶能充分起到防撞的效果,也能避免事故的發生。而綜合本起事故,申請人駕車撞上防撞桶后才沖向中央護欄的,高速公路設置防撞桶不僅是為了起到提示駕駛員的作用,更是為了防止事故車輛撞擊導致人員財產損害,而據申請人了解,事故現場的防撞桶中并未填充水或者泥沙,只有填充水和泥沙的防撞桶才能起到防撞的效果,如沒有,則必然導致碰撞后事故的產生。


圖:事故現場,防撞桶內既沒有盛水,也沒有裝滿沙土,而且已經風化,如同虛設。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提供。

2、本案高速公路中央護欄的質量不合格,也會導致碰撞后人員傷亡事故的發生。高速公路中央護欄一般都是相連的,并未為分段的情形,而駕駛人在駕駛車輛撞上中央護欄,而如果中央護欄質量合格的情況下,駕駛人所駕駛的車輛不可能很容易就沖斷中央護欄,從而導致申請人所駕駛的車輛被護欄插入,造成車毀人亡的悲劇的。

3、本案事故現場的防撞桶的設置及中央護欄的養護均是由高速公路養護個人或組織所承擔,其有責任對高速公路各標志及各設施的質量情況負責,如因養護主體失職導致事故發生的,其也應當承擔法律責任。


圖:事故現場。中央防護欄的開口接頭在撞擊變形之后的角度明顯的小于45度角,形成了猶如刀刃一般可怕的銳度。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提供。

三、交警部門作出事故責任認定時,應當全面勘察事故現場,綜合考慮事故發生時駕駛人的駕駛行為是否規范、車輛是否符合安全上路的條件以及事故現場道路設施完好等因素來劃分各自的責任,不應當僅憑駕駛人的駕駛行為是否規范而排除道路設施的原因來認定事故的責任。因此,申請人懇請貴部門能夠綜合考慮事故發生的多種原因,依法重新對事故的責任進行重新認定。

在提交的復核理由中,丁女士認為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一大隊未全面勘查事故現場,導致遺漏可能造成事故發生的因素,對事故事實認定不清。因此,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一大隊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是錯誤的,要求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還原真相,依法重新作出認定。

中央防護欄的開口接頭在撞擊變形之后,猶如刀刃一般可怕,奪人性命

丁女士說她之所以懷疑事故現場的中央防護欄有問題,不僅僅是因為當時在現場聽到有人議論防護欄的質量問題,自己也親眼看到奪人性命的中央防護欄的開口接頭在撞擊變形之后的角度明顯的小于45度角,形成了猶如刀刃一般可怕的銳度,最終沖破了汽車車身這道最后屏障,直接傷害了車內的乘員。從事后交警提供的現場圖片中也可以判斷中央防護欄的開口接頭并沒有按要求包裹在分道口分割欄之內,否則,防護欄也不會徑直撞入車身造成乘員的二次傷害。

事故后丁女士和家人也查閱了交通部2004年12月31日頒布并實施的《高速公路護欄安全性能評價標準》,其中的第6條“護欄防撞性能評價標準”的第2款明確規定:“車輛與護欄發生碰撞時應能保證車內乘員的生命安全,不受到嚴重傷害”。第6條第3款“護欄應能夠有效地阻擋車輛并對車輛進行導向,禁止車輛任何形式的穿越、翻越、騎越、下穿護欄”。并且第6條第6款中明確規定:“在碰撞過程中,脫離組件、碰撞碎片(護欄的碎片)、或其他護欄上的碰撞物不能侵入駕駛室內及阻擋駕駛員的視線”。在該《標準》第6條最后一句話中強調:“以上評價要素的每一條款應滿足標準要求,其中任何一條不符合本標準的規定,均應視為該種護欄不符合要求,不宜在需要設置該等級護欄上的路段上使用”。

從媒體披露的信息中丁女士也了解到:截止到2011年底我國高速公路已達到8.5萬公里,然后由此帶來的交通安全問題也日益凸顯。特別是近幾年來,多次發生車輛穿越中央分隔帶護欄闖入對向車道,及護欄穿入車內造成人員嚴重傷亡和財產損失。高速公路中央分隔帶大部分護欄標準段都具有Am級(160KJ)也就是說具備承受時速160公里以上的撞擊能力;相對于這個標準,丁女士當時的撞擊時速并沒有超出120的限速要求。這樣的速度下然而卻發生了兩死一重傷的重大交通事故,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發生事故路段的中央分隔帶的開口處,其臨時設置的防護欄和防撞桶沒有按規定安裝或質量有問題!這也是丁女士在行政復議請求中要求莆田高速公路交警重視中央防護欄設置、質量及在內事故中的作用的進行復核的主要原因。

莆田高速路政說到:防撞桶只是作為警示作用,并無實際的防撞作用

就在丁女士向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遞交行政復議申請時,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的態度也突然有了轉變,不僅答應可以提供現場照片和執法記錄儀的錄像資料,而且承諾丁女士可以提供一切可能提供的案情說明。為了表明高速公路莆田交警支隊一大隊在該事故中的判斷和裁定并沒有錯,該大隊的一位負責人還親自帶丁女士及家人來到莆田高速公路路政管理部門了解有關中央防護欄的一些情況。莆田高速路政對丁女士及家人的到來似乎非常重視,所有的談話還專門指派一名工作人員做交談現場記錄。當丁女士問及防撞桶內既沒有盛水,也沒有裝滿沙土,如同虛設,是否有質量問題時,這位負責人對肇事現場的防撞桶的功能是這么解釋的“防撞桶只是作為警示作用,并無實際的防撞作用”。對于中央防護欄的問題,這位負責人信誓旦旦的說沈海高速公路福泉高速莆田路段的護欄的質量是沒有問題的,他甚至認為福建高速公路所有的設施建設是全國最好的。至于肇事路段的中央防護欄為何穿過車輛對人身造成傷害,他并不認為中央防護欄設置及質量是造成丁女士車輛人員傷亡的原因。他說這次丁女士造成的中央護欄穿插車輛造成重大人員傷亡事故的交通案件的發生,在福建高速公路是第一例,也是極為特殊的一例案件。“這只是個巧合”“只是車輛恰巧撞擊到那個部位所造成的后果”。這位負責人說這段高速公路運營和建設單位則是福泉高速公路工程公司,而他們只是高速公路路政執法部門,是維護路產路權的單位,并非運營部門,所以不便就高速公路的設施建設及設置做過多的評價。

2018年10月24日,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就丁女士提交的《交通事故認定復核申請》的復核結論對丁女士的請求給予了明確答復,即維持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莆田高速公路支隊一大隊關于丁女士在本次交通事故中負完全責任的認定。認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責任劃分公正,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七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予以維持。同時認為高速公路防撞設施不合格與本次事故的發生無因果關系,對其提出的訴求不予采納。

收到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這份復核結論書時,丁女士極度失望和憤怒。一個多月來,丁女士背負著失去親人的痛苦、對愛子傷殘的愧疚的巨大精神壓力,竭力的尋找事故的真相,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實在是心有不甘,“我一定要堅持下去,直至得到真相”。

車主:封存肇事車輛,一定要將事情調查個水落石出

丁女士至今封存著肇事車輛,并沒有提交保險公司做核銷處理,為的就是將來有個證據。當她向莆田高速公路交警支隊一大隊提出要求封存肇事路段中央防護欄的殘損部件時,卻被告知現場的物件早就在事故現場勘查完畢時就被高速公路管理部門收回了,并說他們并沒有保存這些物件的義務和責任。這讓丁女士更加感到不可思議,認為這么重大的傷亡事故,證據怎么可以這么隨意的處置以致滅失?根據公安部修訂并于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發布的《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公安部令第146號)第三十二條第(二)款的明確規定:交通警察當對事故現場開展調查工作時應當固定、提取或者保全現場證據材料;如果真如莆田高速交警支隊一大隊所說的那樣證據已經被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回收以致滅失的話,顯然是違反程序規定的。

當丁女士以當事人的身份要求交警提供執法記錄儀的錄像資料時,也被以委婉的借口予以拒絕。她覺得這里面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問題,否則難以解釋那么多關鍵的證據沒有體現在事故責任認定書內,并對丁女士進行隱瞞。丁女士表示一定要將困擾自己的問題向有關部門反應,一定要將事情調查個水落石出,還死者和自己一個真相,同時也讓更多的司機避免類似的悲劇發生。